健康促进
健康常识
精神家园
解密心理
健康常识

从“虎妈”到“鸡妈” ,中国式的妈妈让孩子的成长“窒息”

发表日期:2021-04-27     新闻来源:党建办

       啥叫“鸡娃”?就是家长们为了孩子能取得优秀的成绩,不断地给孩子安排学习和活动任务,不断激励孩子上进。

       这种行为就叫做“鸡娃”。除了“鸡娃”,还有“牛蛙”:指某一方面或多个方面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。“素鸡”接受级别较高的素质教育的娃,比如钢琴、围棋、画画等各种才艺情商活动,还有延伸到马术、击剑、花样滑冰、冰球等的教育。“自鸡”有的家长本身是老师或者学历层次较高,可以自行辅导孩子。所以这些不报任何补习班、培训班,在家自行教育的行为被叫做“自鸡”。“青蛙”:普通人家的孩子。

       其实,这些代名词背后代表的不仅是孩子们的学习状态,更是各位家长们热切的期待。“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”是千百年来家长们唯一不变的目标。

       从《虎妈猫爸》再到近期热播的《小舍得》,“鸡娃”“育儿内卷”“教育军备赛”等词频频出现在大众眼中。电视剧将目光转移到了鸡血妈妈们身上,更早以前她们还有一个统一的称号叫“中国式虎妈”。“鸡妈”们想尽一切办法“鸡娃”,做升学和考试攻略,希望孩子能考高分、进名校。

       在剧中,子悠妈妈田雨岚,原生家庭不好,妈妈是护工,嫁给南建龙后,小心翼翼,伏低做小。因为妈妈的关系,在婆家经常会被婆婆贬低,地位不高,心里有怨气不敢发,妄图通过优秀的子悠,给自己挺直腰板,能扬眉吐气的机会。

所以,她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子悠身上,子悠考了第一,喜笑颜开,各种炫耀,甚至家里专门做了个柜子,放着子悠的奖项。

       每次南家家宴都要炫耀一番,明里暗里打压南俪,贬低欢欢。

       子悠在妈妈的“逼迫”下,做着一个被妈妈炫耀的“工具人”,除了学习就是学习,没有自己的生活和玩乐,甚至做作业都在公共区域,方便妈妈随时监督。

       孩子有自己的梦想,子悠想当生物学家,妈妈说是天方夜谭,不切实际,还是读书,取得优异的成绩更为实在,所以,除了奔波于各个补习班,连答应好的考好了可以踢球,都被妈妈否决了,只因为对学习没有帮助,浪费时间。

       否定孩子的梦想和爱好,对家长来说,可能只是一句轻飘飘的话,对孩子来说,却是一座压得他们喘不过气的大山。

       田雨岚给子悠的爱,并不是都是孩子需要的,她所有的精神劲,都用在给孩子读书上,给班主任求情,为了当班干部,试图花钱,买米桃的金牌班名额,等等一系列操作,让人窒息。

       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,却让孩子越来越沉默,越来越压抑。看着子悠默默地把手抠出伤口,一直在痛苦中徘徊。

不可否认,田雨岚爱孩子,可她的爱太沉重,孩子优秀,最满足的是她自己,她的优越感只有孩子的成绩,让她在家长群,在南俪面前扬眉吐气,攀比胜利而已。

       她攀比的不是孩子,是她自己,她的付出和努力,让孩子成绩优异,相比作为高材生的南俪,孩子的成绩却是垫底的,让她可以嘲笑鄙视南俪。

       虽然《小舍得》是部电视剧,但这种育儿焦虑却笼罩在几乎每一位观众心上。而现实生活中没有编剧,那些时刻感受着升学压力的孩子与家长,仿佛只能隐约看到远方高考结束这一片光亮,而至于结局美好与否,则更是一件扑朔迷离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同事小孩小学三年级,在本市某知名小学就读,6:30起床,7:30到校,下午放学之后马上赶回家随便扒上两口饭,就开始完成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。等到大约晚上9点作业写完,接下来的时间还要读外语、做奥数、练钢琴,每天基本上都要在10点半之后才能洗漱上床睡觉。

       而周末时间更是“惨不忍睹”,白天基本上为了作业和补课忙到连轴转,甚至有时候午饭都要在公交车上快速解决。

这种高压生活不用说孩子,即使是大人也不一定吃得消。而孩子妈妈的态度则是其他问题都好说,但学业安排这种事,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      在这方面,女性仿佛更加强硬。传统观念上父亲唱黑脸母亲唱白脸的角色分配,在面对升学问题时黯然失色。

       “一分千人”“敲门砖”与“优质教育资源”,共同成为当代家长身上的三重枷锁。如果不能让孩子尽量贴近其他人的“起跑线”,那么就像《小舍得》里演员预想的一样,“一步赶不上,步步赶不上”。面对重点中学的名额限制,几乎所有家长都被裹挟其中,在这个以分数论英雄的战场里,大部分家长都只能“忍痛割爱”,忽略孩子的感受,只要能提分,便可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      除此之外,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没少为这场“焦虑盛宴”拱火添柴。在线教育机构绞尽脑汁展现着自己强大的课程设置的同时,还通过一篇篇软广来释放焦虑信号。而沟通方式的转变也让家长从以前只能看到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到现在可以更方便地看到“别人账号的孩子”,攀比范围无止境扩大的背后,让孩子感觉怎么努力仿佛自己的人生都像是在给别人垫脚。

       在日渐严重的系统性升学焦虑的背后,家庭关系与孩子心理也遭受着巨大考验。在2021年3月发布的《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(2019-2020)》中指出,2020年青少年的抑郁检出率为24.6%,其中,轻度抑郁的检出率为17.2%,重度抑郁为7.4%,抑郁的平均水平随年级的升高而增加。

       在本该享受单纯快乐的年纪,却承担着让成年人都有些生畏的学习强度和心理压力,而父母的指责甚至监视,则是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……

       心理问题的初步显现衍变到精神疾病,是一个需要较长时间的质变过程。由于公众对心理、精神卫生问题的了解和认识程度偏低,许多隐患不能及早发现及早治疗,心理问题不能得到正确对待和解决,心理问题导致的行为异常越来越多,甚至出现犯罪、自杀、自伤等悲剧频繁发生,给家长造成了不必要的困扰,也给学校管理增加了难度。所以“鸡妈”们在关注孩子学习成绩的同时,必须时刻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情况,一旦发现问题就需要及时寻求专业的心理医生的帮助。